当前位置:

迪士尼《疯狂动物城》被诉侵权

来源:中国新闻出版广电报 作者: 编辑:余艺丹 2017-04-07 10:15:06
时刻新闻
—分享—

  在一个多月前举行的第89届奥斯卡金像奖颁奖典礼上,迪士尼2016年推出的动画片《疯狂动物城》毫无悬念地拿下最佳动画长片奖,该片还在全球收获了10亿美元的票房,可谓口碑票房双丰收。但在近日,这部备受赞誉的动画片却卷入了舆论的漩涡之中。

  好莱坞资深电影编剧兼制片人加里·戈德曼在3月21日将迪士尼告上了法院,他的团队在起诉书中称:“迪斯尼的《疯狂动物城》复制了戈德曼所设计的动画片《疯狂动物城》的重要元素,从背景设定、名字、角色、对白、气氛等各方面都抄袭了戈德曼的创意,尽管表面上一些情节点和故事结构有所不同,但基本表现了相当相似的主题。”

  原告列举了多个证据

  有着30多年写作经验的戈德曼,曾在《预见未来》《全面回忆》《妖魔大闹唐人街》《飞虎神鹰》等电影中担任编剧。在《好莱坞报道者》获得的法庭文件中可以看到,戈德曼称他曾在2000年和2009年两次向迪士尼提出自己关于《疯狂动物城》的想法。2000年时他将相关提案交给了迪士尼影业下属的曼德维尔电影公司首席制片人大卫·霍伯曼,但遭到了拒绝,9年之后,他又将这个想法提交给了时任迪士尼影片制作开发部执行副总裁的布里格姆·泰勒,也没被采用,但没想到后来这些想法却出现在了迪士尼的动画片《疯狂动物城》之中。

  戈德曼说:“可以看到,迪士尼窃取别人想法这一做法由来已久,尽管迪士尼非常重视自己的版权,但它却未经授权擅自复制了他人原始资料,没有采取正规合法的途径来使用我的劳动成果,在告诉我他们对我的提案没有兴趣之后,却又盗用了我的想法。”

  迪士尼3D动画片《疯狂动物城》是迪士尼第55部动画长片,影片讲述了在动物和平共处的城市里,兔子朱迪通过自己的努力奋斗成为动物警察,并和狐狸尼克一起发现一桩案件背后隐藏的巨大阴谋。戈德曼在起诉书中称,他于2000年8月在美国编剧协会注册了一个名叫《鲁尼》的电影项目,作为其《疯狂动物城》系列电影中的首部作品,迪士尼的《疯狂动物城》和戈德曼所设计的《疯狂动物城》一样,都创造了一个反映复杂人类社会的卡通动物世界,这个社会包括了基于不同物种特征的阶级和权力结构,并在这个世界中展开故事来表达克服根深蒂固的陈旧观念、积极完成职业梦想的主题。

  起诉书中提出,迪士尼在《疯狂动物城》动画人物的设计上也抄袭了戈德曼当年的提案。戈德曼的版本有一只名叫咪咪的松鼠,它可爱而乐观,但不被认真对待,常常因为种族而被歧视,戈德曼指出兔子朱迪与这个角色非常相似,戈德曼还设计了一个名叫罗斯科的鬣狗角色,它是一个愤世嫉俗被社会遗弃的角色,戈德曼认为狐狸尼克与这个角色也十分相似。在戈德曼的版本中,动物世界由灰熊格里兹领导,而迪斯尼的警察总监波哥与灰熊格里兹很相似。戈德曼还说:“迪士尼版本的瞪羚与我设计的猎豹都是拉丁裔女性的角色,都是表演家,都很性感,迷倒众生。”戈德曼在起诉时出示了具体的对比图,陈列对比了他设计的动物形象和迪士尼《疯狂动物城》中的动物形象。

  戈德曼在起诉时出示了具体的对比图,陈列对比了他设计的动物形象(上排)和迪士尼《疯狂动物城》中的动物形象(下排)。

  起诉书还声称,迪士尼甚至使用了戈德曼所设计的台词。在戈德曼的提案中,有一个角色说:“如果你想成为一只大象,你就可以成为一只大象。”在迪斯尼的版本中,朱迪说:“你长大后想成为大象?你可以成为大象。这里是疯狂的动物城,一切皆有可能。”

  侵权认定没有统一标准

  为了回应诉讼,迪士尼在3月21日当天发表了一份声明,内容如下:“戈德曼的诉讼充斥着明显的虚假指控,他只是试图从一部他并没有参与而又获得巨大成功的电影中分一杯羹,我们将在法庭上大力抗辩。”

  迪士尼《疯狂动物城》导演拜恩·霍华德在访谈中曾经说过:“这部动画片的想法起源于2010年,当时我和其他导演提出几个涉及动物的想法,只不过这个项目最开始设计的是一个像詹姆斯·邦德那样的兔子角色的间谍电影,后来在打磨的过程中慢慢演变成一个以兔子和狐狸为主角的侦探故事。”

  被起诉抄袭对于国外的电影公司来说已司空见惯,尤其是作者起诉电影公司侵犯版权、抄袭想法的案件更是数不胜数。除了迪士尼的《冰雪奇缘》等动画片外,《阿凡达》《被解放的姜戈》等著名电影都曾被卷入侵权官司中。较著名的一个例子是1990年美国著名幽默大师阿尔特·布赫瓦尔德起诉派拉蒙影业抄袭他的想法去制作了艾迪·墨菲的电影《美国之旅》,最终,法庭站在了制片方这一边。

  纽约出版娱乐律师劳埃德·J·杰辛曾经对类似的案件进行过分析:“根据美国版权法,对作者独创作品的版权保护,绝不扩大到任何思想,不管在这种作品中思想是以什么形式描述、说明、图示或体现的。以前的几件电影诉讼已经认定,基本的情节、环境和人物的设置一般不受版权保护,例如带着黄金的妓女形象、腐败的警察形象等,这些角色设备属于文学技巧,类似于不受保护的想法。但是涉及到更多细节时,美国法院在判断侵权的问题上没有一个统一的标准,而且不保护思想这一理论并不总是能够得到一致的贯彻。”

  有的法院在考虑过程中会对两件作品的“总体概念和感觉”进行评估,从普通观察者的角度来看情节、情绪、文本、设置、事件顺序和特征相似程度,以确定被告是否已经掌握了原告工作的“总体概念和感觉”。有的法院使用层层抽象概括检验法,将原告与被告的作品分别进行逐层抽象的概括,然后考察二者之间的相似究竟是在思想层面还是在表达层面。

  杰辛表示:“由于生产者可能声称他们有类似的开发项目,因此作者在与其他人分享想法之前将自己的想法清楚记录下来很重要。对于作者来说,如果你准备向某个人提交一个故事的想法,防止意图被盗用的最佳方式是留下相关的痕迹。比如记录自己发送脚本的时间和地点,把想法形成文字并使用联邦快递寄出,要求收件人签收包裹,如果能留下谈论这些想法的邮件或者聊天记录就更好了。或者,作者可以在自己的剧本流通之前,先到美国编剧协会注册该剧本,以便得到进一步的保护和帮助。”

阅读下一篇

返回红网首页返回知识产权频道首页